比特幣期貨交易所BitMEX創始人的億萬富翁之路

據外媒報導,在加密交易所BitMEX上,過去365天的交易量超過1萬億美元,相當於印尼2017年全年的GDP;過去30天的交易量超過900億美元。

在這些巨額交易量的背後,成全了一個年僅32歲的億萬富翁——5年前,這位叫亞瑟 · 海耶斯(Arthur Hayes)的年輕人被花旗銀行掃地出門。

Arthur Hayes

亞瑟 · 海耶斯是BitMEX的創始人,這家平台以提供最高100倍槓桿的加密貨幣期貨合約而聞名。

2018年,他租下了全世界最貴的辦公室—長江中心第45層,與高盛等世界級金融機構平起平坐。

在向人們販賣暴富的夢想或者推人墜入深淵的過程中,亞瑟· 海耶斯和他的伙伴們,成全了自己的發財夢,成為加密貨幣領域的“槓桿之王” 。

金融危機後被裁員

和眾多渴望暴富的熱血青年一樣,BitMEX創始人亞瑟 · 海耶斯從小便有華爾街投行夢。

亞瑟出生於美國水牛城一個中產階級家庭,父母都是在通用汽車工作的工人。曾經,亞瑟考慮過從事房地產行業,但是出於對華爾街的嚮往,他最後還是選擇金融作為人生前進的目標,並順利被全球排名第一的商學院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錄取。

2006 年,他在大一時,來香港進行短暫地學習交流,繁華的東方之珠吸引了他,讓他流連忘返。不久後他回到費城,卻依舊渴望維多利亞灣的美景,於是第二年他便向香港的12家銀行申請了暑期實習,最後去了德意志銀行。

亞瑟對自己的現狀很滿意,伴隨著2007年全球牛市的到來,他感覺自己站到了時代風口上,見證了金融繁榮的大爆炸。

2008年6月,22歲的亞瑟順利從沃頓商學院畢業,隨即前往倫敦參加德意志銀行的管理培訓生計劃。

在倫敦金融區邊緣的公寓套房內,亞瑟和幾十名年輕畢業生經歷學生時代最後的洗禮:在六個小時的金融課之後,他們跑去各種酒吧和會所,釋放年輕的激情。殊不知,對於他們來說,這也是學生時代最後的瘋狂,次貸危機的浪潮即將席捲全球。

亞瑟回憶說,當時還有一個學員因為喝醉而弄斷了一根肋骨,而他自己也很享受這樣的派對氛圍,特別是銀行內部“論功行賞”的功利文化,賺錢是唯一目標,沒有人會為這個目標感到羞恥,這也符合標準的華爾街文化:貪婪是一種美德。

但也正是華爾街的貪婪,讓次貸泡沫逐漸演變成一場全球危機。 2008年9月,亞瑟正式成為了德意志銀行香港辦公室的一名全職員工,在中環的辦公室裡,他躊躇滿志,對未來充滿信心。誰也不會預料到,一周之後,這個世界會卸下溫柔的偽裝,面露猙獰。

2008年9月15日,有著158年曆史的美國第四大投行雷曼兄弟申請破產,引發全球金融海嘯。當亞瑟看到這消息時,他在癱坐在辦公椅上,驚訝得說不出話來,他知道,銀行業的好日子到頭了,他的好日子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了。

事實的確如此,隨後幾年,德意志銀行大幅削減獎金,並多次重組其全球交易業務,以此來控制風險。當時在ETF做市商團隊工作的亞瑟收入銳減,比他預期的要低起碼30%到50%,更可怕的是一輪又一輪的裁員潮襲來,亞瑟當時只有一個目標: “一直活下去。”

2013年初,亞瑟跳槽到了花旗銀行,但是他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5個月後,在花旗銀行的裁員潮中,他被裁掉,但是他卻沒有為此驚慌不安,因為就在一個月以前,他通過網絡上的一篇文章認識了比特幣。

一個時代落幕了,而新的世界正在萌芽。

往返香港、深圳之間“搬磚”

比特幣,這個完全有別於傳統金融產品的新事物徹底吸引了他。

被辭後,亞瑟全身心投入比特幣交易中,他通過俄羅斯公司ICBIT在分別在現貨市場以及期貨市場交易比特幣。

然而,他那年秋天因為某個市場事件而嚐到了一個慘痛教訓,那就是他無法從Mt.Gox提取現金。 Mt.Gox一家位於日本的比特幣交易平台,2014年2月,在85萬個比特幣被盜後,無力償還,宣布破產。

長期交易金融衍生品的亞瑟認為購買和持有比特幣的做法不僅風險極大,而且相當無趣,這似乎為今後其創建BitMEX埋下了伏筆。

在炒幣的過程中,亞瑟興奮地發現了一條致富之路:比特幣在不同交易所之間的價格差距很大,存在套利空間,比如,中國內地交易所的比特幣價格比位於香港的Bitfinex多20%。

於是亞瑟開始樂此不疲地在Bitfinex上購買比特幣,然後在中國內地的交易所進行售賣賺取價差。

然而,賺錢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容易,根據中國法律,亞瑟可以將其賣幣的錢存入內地的銀行賬戶,但他無法將那些錢匯到香港。於是,他開始乘坐一小時的巴士到深圳的銀行,取出所允許的最高提現額2萬元,將現金帶回香港,這就是大家所熟知的搬磚套利。

就這樣,通過一次次的“人肉搬磚”,亞瑟積攢了人生的第一桶金,誰也不會想到,這個穿梭在香港與深圳巴士之間的搬磚青年,有一天會成為享譽全球的比特幣槓桿之王。

槓桿之王

bitmex

亞瑟從不掩飾他的野心,從進入德意志銀行的那一刻,他的人生目標便沒有動搖過——賺錢,賺更多的錢,幾千萬美金,甚至是幾億美金。

合法地貪婪是一種光榮,這是它在德意志銀行學到的第一件事;而第二件事就是交易衍生品比交易現貨更加有利可圖,衍生品不僅可以應用數十倍的槓桿,還可以在任何方向上進行巨額投注。既可以讓人一夜暴富,也可以讓人一貧如洗,股票衍生品交易員出身的亞瑟喜歡這樣的遊戲。

但是這一次,亞瑟並沒有走到牌桌前成為賭徒,他選擇做一個大賭場,為所有比特幣愛好者提供一個高達100倍槓桿的比特幣期貨合約交易平台,這就是BitMEX 。

2014年1月,不再滿足於搬磚套利的亞瑟找到了兩個創業合夥人:畢業於牛津大學的計算機科學家本·戴羅(Ben Delo),他曾為摩根大通開發高頻交易系統;以及來自美國的資深程序員山姆·里德(Samuel Reed), 山姆曾經擔任過兩家技術公司的首席技術官。

三人進行了合理分工,精通金融衍生品的亞瑟擔任首席執行官;熟悉高頻交易系統的戴羅任首席策略官;有著十幾年程序開發經驗的山姆擔任首席技術官,BitMEX創業鐵三角正式形成。

BitMEX被打造成了一個純期貨合約平台,撮合期貨合約的買家和賣家,無論加密幣走勢如何,BitMEX都能保證自己賺錢。

若是比特幣,則平台收取0.05%的結算費用,萊特幣等其他流動性較低的幣種,平台則收取0.25%的結算費用,並且為了繞過銀行系統,BitMEX上的所有交易都以比特幣結算,不轉換為任何法定貨幣。

同時,亞瑟與戴羅一個天才般的設計,讓BitMEX從比特幣期貨合約交易平台中脫穎而出,那就是永續掉期合約(perpetual swap),即XBT-USD永續合約。與一般定期合約不同,一般定期合約最終會到期並觸發標的資產的交割,而這些永續合約永不終止。它追踪與比特幣的美元價格指數,投資者可以在不中斷的情況下,長時間做多或做空比特幣。

BitMEX成為了全世界所有比特幣合約玩家的投機天堂,根據官網數據,其日成交量17億美元,30日成交量約900億美元,冠絕全球。最高100倍槓桿放大了投機者的貪欲,只需要1%的波動,要么財富翻倍,要么爆倉出局,不成功,便成仁。

用《北京人在紐約》的台詞來形容BitMEX再合適不過:

如果你愛他,就讓他去BitMEX開單,因為那裡是天堂;如果你恨他,就讓他去BitMEX開單,因為那裡是地獄。

賺錢機器

誰也不知道,亞瑟究竟賺了多少錢,但是可以肯定的是,BitMEX這台24小時不間斷運轉的造富機器改變了無數人的生活,鋪墊了三位創始人財富自由的道路。

據英國媒體報導,BitMEX聯合創始人之一的本·戴羅成為英國第一位比特幣億萬富翁和英國最年輕的白手起家的億萬富翁。

據《香港經濟日報》報導,今年8月,BitMEX斥巨資租下了長江中心第45層,每平方英尺(0.09平方米)花費28.66美元,打破此前26.75美元的記錄,一舉成為全球最貴辦公室。

BitMEX將與美國銀行,巴克萊銀行,彭博社,高盛集團以及香港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這些傳統金融巨頭共同分享長江中心。

2013年亞瑟被花旗銀行掃地出門;2018年,他一舉拿下全球最貴辦公室,和華爾街大銀行平起平坐,五年時間,斗轉星移,換了人間,銀行還是那個銀行,比特幣卻不再是當初那個比特幣。

“傳統金融業已經從往日的輝煌跌下神壇,剩下的只有市場不景氣和裁員的新聞,微弱的波動性和監管當局對投資者一舉一動的監控。”在接受彭博社採訪時,亞瑟驕傲地說:“當人們問我什麼進入這個行業?我會反問他們,為什麼你還苦逼地在銀行上著班?是時候冒險了。”

亞瑟喜歡冒險,更喜歡行情劇烈波動,今年1月份當數字貨幣市場經歷雪崩行情時,亞瑟正在北海道滑雪,那一天,BitMEX處理了超過30億美元的交易量,並且從中獲利。

這才是亞瑟真正想要的, “作為一個交易員,這是我可以想到的最好的事情,在市場崩潰時我可以賺到更多的錢,我喜歡這種運動。”

BitMEX手續費優惠

如果你有興趣加入bitmex進行交易,使用以下推薦連結加以註冊可以使你在交易時不論開倉或平倉都將能獲得10%的手續費折扣!

 

BitMEX官網(10%手續費優惠) https://www.bitmex.com
分享到: